Header

2021-05-06 03:13

“以陕西为龙头,倡议与甘肃、新疆以及邻近的山西共同建设‘丝绸之路’苹果产业联盟,向西辐射,与中亚5国连接为苹果产业经济合作带,使该区域成为影响世界苹果产业格局的重要产业带。”陕西省果业局局长高武斌勾画的“苹果带”正赢得沿线各方积极回应。

何诚告诉记者,陕西在苹果栽培种植和产品深加工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形成了以苹果干、苹果罐头、苹果酱、苹果酒、苹果醋、苹果汁等为主的全产业链,双方合作将实现优势互补,共同提升苹果生产管理水平。

1月7日一大早,哈萨克斯坦国际一体化基金会陕西代表处办公室主任何诚带着一大堆资料应邀走进陕西省果业局。“主要是和陕西省商谈谋划‘新丝绸之路苹果产业带’的事。”何诚所说的“丝路苹果产业带”,是陕西破题新丝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产业载体和切入点。

打造苹果产业带,企业的主体作用当仁不让。早在10多年前,宝鸡同兴果品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同兴就在霍尔果斯口岸做起了苹果边境贸易。“2011年我们花了4000万元在霍尔果斯口岸建立了自己的货物出口冷藏周转库,公司的苹果出口量一下子从6000吨增长到12000吨,贸易额也从124万美元跃升到619万美元。今年我们打算配备两台冷藏车,预计贸易额将超过800万美元。”

2000多年前,苹果经“丝绸之路”从中亚传到了中国。如今,“新丝路”沿途的新疆、甘肃、陕西成为我国苹果的优势产业区。而作为苹果主要发源地的中亚地区目前仍有种植面积约250万亩,产量约130万吨。就产业基础而言,从陕西直至中亚,一条蔚为壮观的“丝路苹果产业带”呼之欲出。

陕西苹果优果科技示范工程首席专家、农业部果树专家组成员赵政阳认为,丝绸之路苹果经济带构想的提出,其重要意义不仅在经济方面。“中亚地区作为苹果的重要发源地之一,由于开发慢,因此保留了十分丰富的野生苹果树种资源,双方合作将会在研发新品种、健全苹果树种基因库等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陕西省果业局局长高武斌告诉记者,如今,果业对农民收入的贡献最高,是西部地区农民收入增长的最主要因素。今后如能进一步提升果业在农业中的比重,农民的收入将会明显提高,中亚5国也将与我国西部地区结成稳固的产业联盟。

“万里‘丝绸之路’,我们只走完了中国段。”高武斌透露,“新丝路苹果产业带”建设将分两步走,一是整合种植、管护、农资、加工、交易等优势,在中亚5国建设苹果示范园,打通苹果经济合作之路;二是组织企业、合作社在新疆口岸城市、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开设陕西苹果专卖店,配套冷藏周转库,打通成本较低的铁路物流通道,以此为中转,开辟通往中亚国家,进而进军俄罗斯和欧洲国家的出口之路。

洛川农民正在分拣收获的苹果。 张 毅摄